节后的东北行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 玩法:游记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哈尔滨

中央大街

松花江

发表于 2010-03-04 22:21

雪乡在我的出游时间表里是没有的名字。这行程是因为一朋友希望能与我一起出行,我才有了这个旅程计划的。
在网上查看了一些资料,就决定订机票,可订了票后?发现找人拼车穿越雪乡是件烦恼的事情,而多个户外团体都没有这个时间的啊,我找到了长白山户外的宇航要求他来帮我这忙,果然真的给帮上了,报名后还有一大段时间准备出发前的琐碎事。在这期间我动员上海网友参加我们这期的活动,但这女生告诉我:这个户外负责人有点冷漠。我没话说。
等待是苦闷的,一直都留意著这期的报名人数,可每次都有些失落,一个月过去了,怎么还是只有五人报了名啊,人都去了那里呀,郁闷。
明天就要出发了,心情好像兴奋不起来,病了一个多月,到底能不能穿越雪乡是个疑问,虽然一直有跑步锻鍊强体的习惯,但食药太多了,而且验血报告结果白细胞比正常值少,这还绝对是个问题。
出发了,飞机晚点接近二小时,到哈尔滨已是万家灯火了,按户外指定的宾馆放下行囊,迫不及待的往中央大街走,天正下著雪,手指有点僵痛,心情仍然兴奋的拿著相机乱拍一通,大东北的雪夜另人著迷。
今日出发东升,雪一直下著,路面很滑,不时见到肇事车辆,我也为司机捏一把冷汗,司机小心翼翼驾驶著,甚至时速只有十多公理,心想什么时候到达目的地啊。在山河镇买了双雪地靴出门走了不到二百米就来个四脚朝天,相机跌坏了不能用,没有相机给这段旅程带来遗憾,心里有点郁闷。接近目的地由于地面雪太厚车轮打滑,要来回下车推行几次才能在晚上六点多到达东升农场,食住在户外驿站。
下了一夜的雪,昨晚停在门前的车也给雪埋住了,纯白厚厚的雪,还未有人留下脚印感觉真好,美得没法言语。用过餐大伙就出发穿越雪乡,可能是节后关系没见人影,我用手机拍照,领队飞鸿见我如此用心在拍摄,就主动让出他的相机给我用,让我此行不那么遗憾,内心很是感动。走了三份一的路程有一休息站,也只在这里见到了三位穿越的驴子,休息了一会接著行,有了相机增加心情,一路的美景一一拍下,由于气温太冻了,相机好快没电,拍一张就将相机塞入身内保暖好可以耐用,接近山顶时,发觉相机不知何时掉去了,回来找了几次都未找到,只好作罢,让这东西留在雪谷作纪念品吧,看来今次的出行相机与我无缘。茫茫白雪的树林里,不时听到撕裂似的鸟叫声。
站在雪谷顶上,有种大地在我脚下,气吞山河之感,再往下走好快就到达雪乡了,网友们都是用五到六小时,而我们走完全程是七个多小时。肠胃空了的关系,那家庭旅馆主人做的食谱多么美味,三下五落二的填满腔。出去逛一圈,雪乡就是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,有点儿商业化,家家门前挂著家庭旅馆的牌子,太阳西下,人家吹烟,吊著的红灯笼也红红亮起时,就往回住处休息。
按照行程表今日要走9个多小时的路程,目的地二道白河镇,鸿飞拿出他的狗皮帽子让我们相争著带来拍照,帽子往头上一放样子变得很酷。雪还在下著,晚餐是鸿飞的爱肴狗肉,这对于我们喜爱宠物之人是一种忌讳,可我们还是同坐一棹用餐,不咽就是了。永旭酒店暖气很够,一进去就必须将身上的衣服一层层剥下,房间少了点,但胜在卫生干净。
二道白河镇离长白山大约35公理,需时约40分钟,越接近山越大雪,到达站口换乘倒山车,在途中转车上天池,正想下车去,乘务员告知大雪关系封山不能上,只好先去瀑布,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出去就是冰瀑布了,风大得让人透不过气,雪打在面上尤同沙子射击脸蛋一样难受。摄友们?好架势在摄取景色。我站了一阵子就往下走回,途中来了个温泉蛋,软嫩蛋质,不错,用过泡面,尝试室外80度水温泉,哗,温度可以做熟鸡蛋,烫得要命。待了二十分钟,返回换衣间,并马上给穿好衣服,此时热得令人透不气,一秒不能停留,冲出室外,明知这样容易感冒的啊!
天池还是不能上,鸿飞提议去地下森林公园游玩,森林深处还有清水暖流,山崖下的雪松美景让大伙填补了不能上天池的遗憾。一样的漫天飞雪,用手托盘著雪花再用手机拍雪花瓣,可手机不比相机,未能拍出效果来。4点多我们离开长白山回到二道白河镇,走进一什货店内,高架上?放了一盘君子兰,花开得非常灿烂,正心疑是否真的?店主看透了我的心,并自豪告知这是盘一年开四次花的真君子兰,老店主视这花如孩子般看待,惜心打理著,难怪花开得如此美丽。
今日长白山滑雪,大伙去滑雪的就去,不去的搭乘缆车上去观光胜地,在缆车平台下车,还有一段坡才到山顶工作人员说不能上雪太深,危险!可有一队员硬撑著要上,我也跟随著上去,也不难走,很快就到顶了,雪大没看见什么就往回走,下山比较困难,也就应了那句上山容易,下山难的说话。
滑雪的队员要二小时时间,我们只好在滑雪场下的公园走走看看。十一点大伙集合上车去吉林,晚餐在夏门街食农家菜,今日刚好是十五圆肖佳节,街上烟花处处,员工餐桌上都?满了美味佳肴,还有汤圆,我想食汤圆,鸿飞却真的向店员要几只,店员却大方得给了半碗来,我食了八只,剩馀鸿飞和一旅伴分享。还开心喝了啤酒,尽情释然。返回酒店一夜无语。
五点起来梳洗完毕,去雾松长廊观雾松,由于司机未到,心急的我同二队员打车去了,果然给我们看到了江水升起的雾气将树枝包裹住形成一层透明冰枝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雾松,太阳也从山那头缓缓升起,照射著江水漂浮的雾气,美丽如画,我立在其中像走进了人间仙境,长廊雾松不多,但能见到如此景观也眼福不浅了。
又到了大伙要说再见的时后,各散回家去,本来很想再和鸿飞,司机大人来一次举杯畅饮,但鸿飞要赶回家交人,只好作罢。鸿飞是个没有机心的小伙子,随和,开心了就崩崩跳,不带掩饰,有点儿孩子气的可爱,也有东北人的豪爽。说了再见,鸿飞先行下车去,我真心希望日后有机会相遇。
今日又回哈尔滨,原本按照网上说的到重庆路民航门前搭乘巴士回哈市的,但去到才知根本没有车去哈尔滨,只好往客运站赶,一生不喜欢客运站那龙蛇混杂的地方,人特别多,找个乘务员问明售票处窗口,却被告知只有四点三十分的票,前的没有,售票前有许多人拿著车票向人们兜售著120至150大元一张的票子,我不明所以不敢要,准备去火车站,心有点儿不甘的,又去问了个穿著乘务员制服的人,问火车站应往那里走,回说不知道,更建议我们买一百元的票回哈尔滨,和同伴商讨了一下就接受了她的提议,票是一点零五分的,票上单价是52.5,我们用接近高一倍的价钱买下了提早三小时开出到哈市的票。4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了哈尔滨,还是入住原来的宾馆,虽然细小,但够干净,近中央大街,很方便,168的价钱还是合理的。
办好入住手续,中央大街溜达溜达去,哈尔滨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地面留下了一些残馀灰暗的雪,路见华梅西餐厅,网友都说服务太度极差,可人都往那里跑,我并不打算进去。要食西餐就找间清静的去,附近多的是。今晚还是品尝地道的水饺子好。
今日是在哈尔滨的最后一天了,原本计划去太阳岛,松花江,市内穿梭,出门前向服务员打听所要去的方法,就欢欢喜喜出门了,但因为没等到车去太阳岛,我们改乘301路车游车河,一元钱由总站到总站转了一圈后,尝了美味的汤包子2元8个,去了菜市场,心满意足的抱回了大包小包的战利品。
9:30的飞机,5点多起来了,整理好一切,退房,打车到民航大楼转乘机场巴士,飞机在大连机场停留1小时,到达广州是下午四点,取回行囊乘搭5:20的班车回珠海,结束了这段旅程。到家了想起了那段掉相机得赔钱的事情,我不应为那二百元钱争议的不愉快,在此再一次同鸿飞说声Sorry,我让你为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