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密庆源行

发表于 2006-08-17 21:38

去婺源。做好了路途艰辛的心理准备。但在一个小IVECO里蜷缩了五个小时,中间只停了一次去上厕所,还被司机的汽车喇叭拼命催促,这样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。司机还边开车边在电话里用方言狂骂了一路,我竟然听懂关键的几句话,看来此类特种语言在方言繁多的中国仍然通用。小狗查理王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难怪起义的发祥地是在江西和湖南。在汽车的颠簸中,从眼前略过的是一片一片的绿。有一片片的绿色水田,老牛在犁地,农民在插秧,还有绿色的山,山上盛开红杜鹃。我觉得窗外的景色已经很美了,真想下车算了,但想到前面的路会更美就坚持下去。睡不着,端守着窗口贪看美景五小时……途中小狗接到好几次电话,是一个司机打来的,来接我们的,一路上都在问我们已经到哪了,还有多久,一下子就为当地人的热情所感染,同车来旅游的人都羡慕地看着我们,他们没有人来接应。那我们为什么有人来接应呢?还要从头说起。去婺源前很仓促,从决定去到成行只用了三天的时间,然后买机票,和单位请假,和家里做工作,又用了三天,从网上买的书到达的那一天也是我出发的那一天,没有时间去研究路线违反了我一贯的旅行原则。我唯一做的工作就是在网上搜了一下,然后看到了几篇关于庆源的攻略,给我印象很深。一篇上面说去婺源一定要去有世外桃源之称的庆源,在庆源一定要住古宅客栈。还有一篇推荐去詹老师家,并诋毁古宅,既而遭到众多网友的声讨……总之让我觉得好奇,于是我空白的计划中首先加上了庆源。因为觉得詹老师家的广告痕迹较浓,就让骑士查理王和古宅的老板联系了,也是姓詹。那么就是古宅的人帮忙联系的车来接我们咯。汽车将近一点才到达紫阳镇。它在婺源有着交通枢纽的位置。从汽车东站再转到其他村子。不过我们有车。司机说还要去晓起接两个人,一起送到詹老板那去。这样就玩不了晓起汪口等等了,说是明天再带我们去。满心不乐意也只好如此,继续坐车坐车坐车。那两位拼车的都是女孩,一个上海人一个德国人,英语巨好。听得我挺惭愧的。两点的时候到晓起,才吃上饭。我们路上在江岭上停了停看了看油菜花还有没长大的土鸡雏。一路上和她两个挤在后座说英语。去庆源的路极其难走,车虽然走得很慢,车外还是暴土扬长,车内的我们还是上蹿下跳。大概又走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庆源。这样,从南昌出发到现在已经在车上混了九个小时,得算加班了也。又累又困,我都已经审美疲劳了,看什么都那么回事了。在村口,有人卖票了。我们冒充一个德国考察团没成功,讨价结果是四个人花了两个人的钱。古宅就在村口,是个很漂亮的徽派老房,二层木楼,有雕花的窗,美人靠,很有感觉。转来转去的各个角落都住满了人。床位给我们留着,二十块一张。小狗走过去和主人打招呼,称呼他詹老师,他纠正说我不是詹老师是詹老板,然后忙着去,注视着大车而来的摄影采风团,他们今夜也是住在古宅。这时司机来和我们结车钱。二百四。可是这就不对了。听说包一天车是180,而且事实上我们是四个人拼车,并没有按我们的计划走。真是头疼的一天,没完没了地坐车,接着又是没完没了的争论……我们执意不肯交那么多,他执意不肯讲价。就这样追着我们,没完没了,去问詹老板,人家也不说话。于是就离开了古宅,去投奔詹老师家。老师家也是二层木楼,朴素得多了,不如古宅漂亮,同车的两个女孩子就住在那了。可惜已经没有床位,又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北京籍的摄影师,在江岭猫了半个月,羡慕他大把的时间。司机一直跟着我们,这时候又坐在了詹老师家的二楼谈个没完没了。可怜除了坐车赶路就没有看过正经东西的我,傻傻地看着太阳西沉。我于是背着相机溜出去转了一圈,看人家拿的器材都比我专业,特不好意思来着。回去时,詹师母已经帮我们联系了另一家住所,(他们叫连锁,其实就是共同对抗古宅的,除了古宅的其它店),跟过去看了看,外面是马头墙,里面挺现代,洗澡间,卫生间都有,床铺宽敞,别的也倒罢了,楼梯也是现代的,不象老房子那样窄而陡,这样我可以方便地上下楼。有三两人在露台上喝茶。好吧。搬行李!这里的床铺是15块一张。哈,我眼尖发现了一张名片,这里是村长家啊。恭维,欣喜,村长也挺高兴,乐呵呵递来一张片子。本来想在詹老师家尝尝手艺,但他家排长龙,那就在村长家吃吧!对了,在婺源是没有菜单的,想吃什么就自己到厨房里去点。我们当然选了荷包鲤鱼,还有蕨菜、葱炒柴鸡蛋、和鲜笋。村长从缸里给我们捞了最后一条红鲤鱼,据说该鱼是从高山积湖买来的。这种红鲤鱼在北方只是用来观赏。趁做饭准备的工夫我们出去转了转,这里的油菜花还开着,可能因为山高天气较山下低吧。天已擦黑了,沿着小河盲目地走着,照了几张黑不拉几的照片。这时司机又跟来了……双方达成的妥协是明天和那两个女孩继续拼车,付和她们一样的价钱,今明两天260。但今天他们已经看过晓起了,还会等我们再去吗?如果他们不去,我们明天就要舍去东线,直奔北线,凭什么呀?我说了,我不去彩虹桥我要去看龙天塔。在村长家吃着饭,请了另个司机问问行情。这时候詹老师家又来了电话,说给我们做好了土鸡等我们去吃。啊!我们在村长家吃没有告诉老师家。人家给我们做好了,我们当然要去。还能见到那两个女孩谈谈这车的事。村子一片黑,我们打着手电,旁边跟着我席间喂过几块肉的大狗,它为我们开路当了一会保镖,快到老师家时却不见了。很肥的鸡,但实在吃饱了,只喝了几口汤,那两个女孩也吃得差不多了,白白就浪费掉这只白白牺牲的著名土鸡。直到今天我想起那50块钱的半只鸡还会垂涎欲滴。后来的事我就不想多说了,反正大意是不付钱我们就走不出这村子,骑士哥哥特耐心地讲道理,我都委屈死了。后来把村长叫来了,围坐在老师家的大厅里谈。师母说她明白我们不是小气人,为的是个理,因为那只鸡我们本来可以不来吃不来付钱的。坐到半夜十一点半未果。看着詹老师古铜色的脸上满脸无奈特别不好意思。后来还是师母给我宽心,他们一定要为我们的安全负责,并且提出要我们一定要付五十。这场战争这才算结束,我们以一百三成交。村长给我们照着路回家去,住村长家还是挺不错的。骑士查理王后来不让我把这件事写出来,但我觉得不说出来就破坏了故事的完整性,哪有那么多的对与错,我只是在写我的经历。作者:
mnbvcxji 发表时间:2005-6-27 15:58:09 3一个
“不付钱我们就走不出这村子”一个“一定要为我们的安全负责”;一个“詹老师古铜色的脸”一个“师母给我宽心”好一个詹老师,“白”脸,“黑”脸唱得好呀,不就是为了那半只鸡50块钱吗,好恨啊!

江岭

彩虹桥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汪口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婺源

庆源